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帝大学堂

第二十四章:一个都不能少

仙帝大学堂 执笔寻梅 3116 2019-08-17 23:21

  “身上的伤?”所有学生听江澈这么一说,不由诧异地低下头,查看着自己的身体。让他们震惊地是,身上被江澈所抽中的地方,别说一点伤痕都找不着,就连一丝泛红发紫的痕迹都没有看见。“这……是怎么不回事?”“见鬼了!”明明被江澈抽中,打中的地方还痛入了骨髓,让人根本就忍不住嘶声直叫。可是……可是为什么一点伤口是没有?所有人都抓狂至极。江澈慢慢吞吞地走上前来,看着一地的学生,尤其是范怀阳,王松林等人,从容自在地说:“老师在抽打你们时,施展了一种秘法。”“这种秘法在你们身上不会留下丝毫痕迹,也不会造成任何内伤,却能让你们痛不欲生。最重要除了老师本人外,世上再没有一个人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因此,就算你们去告诉什么武道长老会,江宁城城主,父母双亲,他们也不会相信,只会认为你们是在污蔑玩弄老师!”方才江澈伶师尺抽打法宝金人之后,脑海之后中传来阵阵玄妙的声音,声音讲诉了伶师尺的妙用。伶师尺乃是上古名扬仙帝为教化严惩顽劣弟子,以天道奇石所锻造,尺身不仅奇坚不摧,更有着催人神志的妙用。江澈以尺抽打这些学生,其实并没有造成了什么实质性的伤害,却震慑住了他们的心神,凭江澈此时身处的真命境界,完全可以催化出他们的肉体痛楚。这种痛楚,根本就是心智上的幻想,就算是再高名的医师,从他们的身体上也查不出问题来。“这……怎么可能,天下间竟然有如此的秘法。”范怀阳满脸不信,嘶声吼道,“如果有人不服气,或者不相信我所说,大可再上前来试试看,我会抽到他服气为止,我会让你们再真真切切体会下什么叫作刻骨铭心!”全场登时鸦雀无声,就连刚才叫嚣的范怀阳也把嘴闭得咯咯响,迸不出话来。“上前试试?你妹的,谁敢上啊?”“既然没有人上来挑衅的话,就给我乖乖做好学生的本份,在为师面前,你们要尊师重道,不管你们是什么天才,是什么权贵之子,名门之后,在为师眼里,都只是个求学无知的人,好好收好你们那份骄傲。”此时,一地的学生都躺在那里,爬都爬不起来了,哪里还敢顶嘴。学武道的学生如此顽劣不堪,甚至不惜伤害摧残老师的身体,江澈自然不能像以前一样用平和的手段教育他们。“今天你们都受了点伤,肯定没心思学武的了。这样,你们就留在这里,好好看下以前学的武典,为师也要回去为你们针对性的准备武学,那就到这里为止。”说到这,江澈笑了一下,临走前,又幽幽地道:“刚才说过了,大家对我不满,可以去投诉,不过,记住了,投诉为师的人,为师会好好招呼。而且明天要是谁不出现,为师会亲自上门相请,你们好自为之。”话罢,打开了教室门,负手慢慢地走了出去。“看到没,那新来的代课老师,连一个时辰也没坚持住,就离开……”武道公塾里,没课教的孙落老师远远看着江澈离开了壬字班堂,露出不屑的目光。“不对啊,孙落老师,新来的老师不像贺星林老师那样,他走路正常,身上看不出什么伤痕啊?”身边一个年轻的老师诧异地道。“那更惨,他估计是被范少城主随便说几句,就吓得逃了出来的,屈于权贵,真是没点骨气。”孙落摇了摇头,甚是鄙视地道。“武道公塾规定,如果三天没教到足够的课时,老师就会被公塾革辞。这个姓江的代课老师第一天才出现了一个时辰,看来最迟三天,就要在诸位老师面前自掌耳光,三跪五叩地离开武道公塾了?”“这结局不是早已经注定了吗?连师资考核都没过的人,如何有本事教壬字班堂。不过我倒是有一事担心。”孙落眯着眼笑道。“何事?”“我担心,他今天离开武道公塾,会立马回家收拾包袱逃之夭夭,到时我们去哪找好戏看。”“哈哈哈……孙落老师真是幽默。“……第二天清早,江澈再次出现在了武道公塾师公楼。“江澈老师,昨天第一天教武,你感觉如何啊?”孙落远远看到来他,嘴皮子顿时发痒,大声叫道。“有劳你关心了,昨天一切还算顺利。”江澈冷冷地瞄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道,他实在不想和这种老师浪费时间说太多话。“还算顺利?”孙落撇着嘴,怪笑道:“可是我怎么听说你才教你一个时辰的课,就离开了壬字班堂。”“刚教壬字班堂的学生,我需要花点时间做功课,与他们交手,试过他们的武道修为后,就让他们先自行修炼了。”江澈不慌不忙地道。“装……你还在装……”孙落心里暗骂,口中话道:“一个时辰,你就试完他们的武道修为,江澈老师,你以为他们是些三岁小孩?”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弟子被李七夜打怕了,昨天,他们所有人都被李七夜抽倒在地,被乱棒一顿狠抽,那种痛疼,他们到现在想起来,都不由打了个哆嗦。不过,打蛇棍就是那么神奇,就算是被抽得皮绽肉破,都不伤筋骨,更何况,昨天李七夜已经对很多弟子手下留情了,一抹金创药,第二天又没有什么大碍。昨天不少弟子被李七夜打怕了,所以,今天李七夜目光一扫,不少弟子都心里面打鼓,不敢与他对视。“很好,有师弟师妹很有勇气,能投诉我。”李七夜笑着说道:“不过,就不知道投诉我的师弟师妹有没有勇气站出来呢。”此时,不少弟子是面面相觑,看到李七夜那笑眯眯的模样,他们心里面都打鼓。“一人做事一人当,就是我投诉你!”此时,骆峰华站了出来,大声地说道。虽然,现在骆峰华能走路,身体也没有大碍,但是,他脸上贴着的药膏,就破坏了他的俊气了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