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帝大学堂

第二十七章:司马管家

仙帝大学堂 执笔寻梅 3616 2019-08-17 23:21

  “什么情况!”孙落莫名其妙,却是不慌不忙,脚掌抓地,膝盖猛地一弹,双腿连同身躯,如同倒退的箭矢一般,陡然迸开。“不管你是何人,想赶上我根本就是不可能!”他是武动尉级七阶的武者,对身法更是绝对的自信,寻常的武者想要近他身,那是非常困难的。可……出乎孙落意料之外,他快,蒙面男子比他更快。“嗖!”的一声。还来不及反应,蒙面男子已经欺身到他身前。伴随着一声大喝,一条重腿凶狠刁钻地地踢到他的肚子上。“我去……这……这力量,分明是武玄境界的高手啊!”孙落两眼圆突,一口酸水就要吐出来。“我什么时候得罪了一个武玄境界的高手了?”倒飞出去的同时,他心中一阵哀嚎。武玄境界巅峰的武者,无论是身体上的力量、速度、或武技都不是武动境界的武者可以比拟。罗玄长老那日将修为压制在了武玄境界,若非江澈指点,墨洗研也只能勉强支撑三十来招而已。孙落比起墨洗研还要稍差一点,只会败得更快。感受到雨滴般的拳头重腿不停落下,满心懵逼的孙落渐渐难以支撑,只觉得眼前慢慢漆黑,一口鲜血没差点吐出。“到底咋回事了?”这不对啊,一切来得太过突然,一切来得太不合情理了。壬字班的学生也是一脸蒙圈。刚才有个孙落老师好像说来代江澈老师的课,可还没有开始教呢,怎么就和一个蒙面男打起了来?难不成他们是在实战比试,让我们观摩学习?可是实战比试就比试嘛,为什么还要找人蒙面?难不成老师是希望这样观摩起来显得更加真实,特意做成这样的扮相,让我们更有身临其境的感觉。除了这样,再没有其他解释了吧。老师真是用心良苦啊。抱着这样的想法,没有一个学生站出来助孙落一臂之力。很快,一道悲惨的声音传了过来。“救……命……”孙落苦苦坚持着,奈何与蒙面人的境界实在是差得太多,而且蒙面人出招狠毒,分明就是有想把自己废掉的意思。再这样下去,他铁定完蛋,实在没有办法,他只要拉下面子,向壬字班的学生呼喊求救。“你们听到没有,孙落老师好像在叫救命啊?”罗青竖着双耳,奇怪地道。“怎么可能,孙落老师是公塾里修为排得上号的老师,他人不仅人长得英俊,武道修为也是极高的,怎么可能会叫救命!”一位花痴女学生如此回应着。“你妹啊,我真的是在叫救命……”孙落真是欲哭无泪,想再出言解释,可是蒙面人哪会再给他机会,一个拳头狠狠地砸下来,痛得他呜呜直叫。“孙落老师很痛苦的样子……”罗青再次发出诧异地声音。“你懂什么,孙落老师那是演技……”花痴女学生捧着脸蛋,依然坚持:“你看,你听,孙落老师不仅表情到位,就连配音也完美,真是专业啊!”“壬字班有毒,绝对有毒,我就不该来的。”孙落眼角含泪,心志受到了波动,在蒙面人如暴雨飓风的打击下,再也坚持不住,栽倒在了地上。嘭嘭嘭嘭!这个机会,蒙面人哪里会放过,一拳又一拳打在了孙落的脸上,打得孙落两眼漆黑,头脑剧荡。眼看孙落老师就要晕死过去,便在此时,壬字班的门口传来一声大喝:“住手,何人胆敢在此行凶!”赫然是许长老不放心孙落,前来一看究竟时,及时瞧见了这悲催地一幕。公塾的老师遇袭,而且情势还如此的危急,许长老不敢怠慢,凝起全身气劲,一掌朝着蒙面人的后背拍了过去。作为公塾的长老,许长老早已是名师,和蒙面人一样,也是武玄境界巅峰的人物,这一掌气势如山,可轻易就拍碎山石,蒙面人哪敢硬接,腾空一个后翻,逃开了许长老这一掌。许长老得势不饶,正想追上去,不料却听蒙面人抛下这么一句话:“江澈,今日有人相救,算你走运,以后再见到老夫,老夫绝计不会放过你。”话罢,他一个转身,遁逃而去。“什么鬼,江澈老师?”许长老一阵惊诧,被打的是江澈老师吗?江澈老师不是已经离开公塾了吗?他这一迟疑,蒙面人已经不见了踪影。回头一看,却见被打之人已经面目全非,脸蛋已经肿胀得和猪头没分别,眼睛则是漆黑一团,如同熊猫。一时之间,他也分不清是眼前这个被打伤的老师是江澈还是孙落了。“江澈,你妹啊,我是孙落啊!”孙落在晕倒之际,听到蒙面人的话,眼泪一滴热泪划落,委屈得就要哭出来。“原来真的是孙落老师,孙落老师你没事吧,你没事吧……”“快快快,把孙落老师抱去武疗室。”……江宁茶楼里,范怀阳看了看时辰,站了起来道:“松林,是时候了,我们回公塾看看江澈那厮到底成什么样子。”“少城主,你真有把握?”听到范怀阳要回武道公塾,王松林虽然觉得没问题,可心中不安依然存在。正巧这时候,一个约五十来岁,衣着朴素,身材并不高大,但是给人一种脚踏大地,浑厚深重感觉的中年老者走了上来:“少城主,你要老夫办的事,老夫已经办妥了!”“司马管家,那江澈现在如何了?”范怀阳顿时一喜,急忙道。中年老者上前一步,一脸沉然:“那江澈不过才是武动境界,远没有少城主说的那般厉害。本来老夫可以废了他的,可惜来了一位同是武玄境界的高手阻扰,老夫担心身份暴露,寻了个机会逃掉了。”“难不成那江澈没事?”“非也,那江澈不外如是,再被救下之前,他已经硬受了我十多记重拳,伤势不轻,就算有灵丹妙药,短时间内肯定无法再传授武道。”中年老者斩钉截铁地道。“妙妙妙……哈哈,松林,你可听见了,我们现在马上去武道公塾探望探望江澈老师。”范怀阳听罢,兴奋地哈哈大笑,恨不得马上就飞到武道公塾看江澈那副惨相。“咦,我好像听见谁要来探望我。”便在此时,茶楼之下,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