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帝大学堂

第四章:震雷武馆挑衅

仙帝大学堂 执笔寻梅 4159 2019-08-17 23:21

  “1,2,3,4”“2,2,3,4”“3,2,3,4”……“弯下身体,提起臀,扭两下……”“好……换个姿势,再来一次……”“先生,你传授给弟子的,是什么武学啊?”看着江澈做出来的那些又污又古怪的动作,陆涛羞得几乎要找一个洞钻进去。丫头环儿也在一旁看得直摇头,表示实在辣眼睛。江澈回过头,狠狠瞪了陆涛一眼,心中暗暗叫苦,要不是你这厮,我有何要跳这么污的操吗?“别费话,这是七禽操,能改良你体质的武操,你快跟着我跳,每个动作都要记好。”说话这一句话后,脑海中又传来一阵玄妙的声间:“弟子陆涛负面情绪增加20点。”什么鬼!……领着陆涛接连接跳了三次,直到陆涛大致记清了动作要领,江澈急忙走到了房间里,关上门喃喃自语:“依照从前的教学方法,本想让陆涛做几节早操才开始上课本的内容。可奇怪了,我昨夜明明只看了一遍那部《七禽操法》,怎么可能睡了一觉起来,还能将《七禽操法》完完整整的跳出来了。”“难不成我突然开窍,拥有过目不忘的本事?”“不科学啊!”“还有那负面情绪又是什么,我收弟子又不是养娃,还要在意他的负面情绪?”赶紧在房间里找了一本从来没有看过的书,江澈默默地看了一段,尝试着想背过来,结果发现只背出了几句。不对啊,我并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,那到底是怎么回事?正值诧异的时候,房间外传来丫头急切的敲门声道:“少爷,不好了,不好了!”“又什么事啊?”江澈还以为陆涛跳操跳出问题,回去一看,只见武馆门口不知时何时来了几个人,其中一个赫然是昨夜对陆涛冷嘲热讽的震雷武馆刘寻阳。“震雷武馆的,他们怎么来了,该不会想抢回陆涛吧?”江澈脸色不太好看了。虽然凭他那三寸不烂之舌,成功地说服了陆涛,可是震雷武馆要回来抢人,单凭那张嘴,能应付得下来吗?要是人家动起手来,他这个只有半桶水的老师,肯定是比不过对方人多势众的。怎么办好?一时之间,着实想不到办法。江澈大步踏了出来,双手一揖,道:“诸位莅临本武馆,不知是有何指教?”站在人群之中的刘寻阳笑嘻嘻地看着江澈,踏步走上来,对着为首一个中年男子道:“老师,这位就是昨夜收下陆涛的江流武馆馆主了。”中年男子面目森冷,瞧了江澈一眼,不屑地道:“你是馆主?”“正是,在下江澈。”“我是雷武,震雷武馆的馆主,听说昨夜你抢走了我们弟子,今天我来是想要个说法的!”“这厮脸皮竟然比我还要厚,明明是自己不要的弟子,这人竟然说我是抢来的!”江澈心里暗暗感叹,口中却道:“雷馆主,你是不是误会了。昨夜明明是你们将陆涛逐出武馆,我正巧遇上才将他收入门下的。”其实江澈也知道,说这句话根本就没有丝毫作用。对方开口了,他们想讨一个说法,而不是想将只会拖累他们武馆的陆涛要回去,那他们的来意已经不言而喻。震雷武馆肯定是想借此机会,狠狠打压自己的武馆。这些年来,武道公塾和武道学院的开办,大大的减少了武馆的弟子生源,因此无论哪个地方,私人武馆之间的竞争都是相当激烈的。以前江澈收不到弟子,自然没人其他武馆的人会上来找碴。可是现在他收了被逐出震雷武馆的弟子,那不是赤裸裸地告诉大家,他们震雷武馆不能教的弟子,江流武馆能教,硬生生地打了他们震雷武馆的脸吗?这事震雷武馆怎么能善罢甘休。这下麻烦可大了,昨夜收陆涛前只顾上自己的面子,没考虑到那么深。老天爷,我怎么就这么命苦,重生在谁身上不好,偏偏要重生在一个开武馆的人上。果不其然,雷武用力地“呸”了一声:“我什么时候说要把陆涛逐出武馆的?”“没有!”震雷武馆门下的弟子齐声高喊。“听到了没,根本就是你强取豪夺。”雷武厉声指责。江澈心里头重重一叹,想了想,武力肯定是斗不过他们的,只能智商取胜。朝陆涛招了招手,等他来到自己跟前的时候,猛地将他朝震雷武馆那一推:“雷馆主,你还真是误会了,昨天我看到陆涛在路上被狗咬了,所以好心把他带回馆里疗伤。现在你来得正好,我将他还给你,那就没事了吧,没事,我就关门送客了!”话罢,挥了挥手,示意环儿待会把门关上,自己转身就走。其实这陆涛本来就是个拖油瓶,震雷武馆为了找他碴,口口声声说没把陆涛逐出去,那他何不顺水推舟把陆涛塞回给震雷武馆。反正刚才已经教了陆涛一套《七禽操》,就算他之后来找自己退学银,那他也有了借口可以适当少退点。“嘎?”这一连串话,让雷武和他身后的一群弟子彻底懵逼了。这厮不按套路来啊。身为一馆之主,弟子就是等同于自己的脸,不是应该拼命保住的吗?这小子倒好,随便找了一个借口,就把半年才收到的第一个弟子往外推,有这样开武馆的吗?不怪得这厮半年收不到弟子。瞧瞧他,怂成这样,哪有一点为人师表的样子。不过话说回来,这厮找的借口还真是毒啊,陆涛身上本来就有多处被他们欺负过的伤痕,江澈也是捉住了这一点来讲,暗地里说他们震雷武馆的人都是狗,可他们根本又没法驳话和找碴,反而还要感谢他。找碴不成,反而暗地里还被骂了一道,雷武已经气得把牙齿咬得“卡卡”作响了,却又不知如何发泄是好。但在此时,陆涛被江澈塞到雷武身边,有些忐忑地看着他,畏畏缩缩地道:“老师,你愿意重新收我回武馆?”“我收你个屁,没用的东西……”想到弄巧成拙了,盛怒之下,雷武拳上积蓄起大力,猛地就是一拳朝陆涛的胸口身上招呼。他是武动尉级六阶的武者,动起真格来,陆涛这个武生级的怎么可能招架得住。一拳下来,直把陆涛打得撞在了墙上,“哇”地吐出了一口污血。“少爷……”环儿看在眼里,心有不忍,忙追上江澈,拉住了他,一顿摇头:“少爷,不能让他们把陆涛带走,他们……他们会把陆涛打死的……”江澈回头看向陆涛,正好也看到他两眼凝向自己,脸上满是凄苦,口中低喃着:“先生……”他的脑海一阵轰然。江澈呀江澈,亏你上辈子还是个人民老师。陆涛昨夜已经对你行过拜师礼,你却为了自保将他往火坑里推,你上辈子真是白活了,为师之道还真是白学了。你这么做,要是日后回到学校,面对着从前的学生,还有脸自称是老师吗?罢了罢了,霍出去了。江澈一声长喝,凛凛而道:“住手,雷馆主,你这是做什么啊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