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帝大学堂

第三十八章:血脉

仙帝大学堂 执笔寻梅 4685 2019-08-17 23:21

  “够了,你别在这里危言耸听,如果真如你所说,我的修炼方法有不对的地方,孙落老师定然会发现!”严天禄脸色虽然有些惨白,可是依然带着骄傲。一直以来,他对孙落老师是绝对的信任。刚来武道公塾的时候,他的拙火拳法一直苦修无果,以至于每次武道考核都无法通过,受到了甲字班其他同学的嘲笑戏弄。那时候,绝望的他几乎已经打算放弃习武。是孙落老师不断地鼓励他坚持,还一直对他悉心指导,才让他慢慢掌握到拙火拳法的要领。到了如今,他的武道修为已经在甲字班排行的前列,能胜过他的也只有班长等寥寥数人。因此江澈单凭几句话,还不能动摇严天禄对孙落老师的信任。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好自为之了!”江澈摆摆手,不再对他多言,而是看向其他学生,淡淡地道:“有谁还需要指点的,旦问无妨!”一时之间,无人上前。等了有一会儿,有个身材矮小的学生站了出来,却被周围的同学拉住。“史元良,你要做什么?”“你该不会想让他指点你武道吧?”“他不会是疯了吧,他只是壬字班的代课老师,甚至连师资考核也没有通过,什么水平你心中没底吗?”眼看众人七嘴八舌的劝说,连江澈都以为那学生要退却了。岂料史元良却是摸着脑袋道,摇头道:“你们也知道我的情况,我停留在武生士级五阶已经快一年了,不止孙落老师无法助我突破到第六阶,问了好几个老师,也找不到原因,这江澈老师新来的,所以我想……”“他能帮你突破到第六阶,那不是天大的笑话吗?”严天禄不屑地道。史元良咬了咬牙:“严天禄,你还可以等孙落老师康复回来帮你指导,可是我已经没办法了,哪怕有万分之一机会我也要试一试。”见他如此的理性坚决,想必其实也没有对江澈抱着多大希望的,所以再没有学生出阻止。史元良大步踏了出来,朝江澈微微施理道:“江澈老师,学生史元良,武生士级五阶……”“行了!”江澈点了点头,出言打断了他:“史元良,你修习的是《落山拳法》,不知可对?”又被他说中了?学生当中一阵骚动。刚才他也是一口就说了严天禄修炼了拙火拳法,一次有可能只是巧合,再来就未必了。“江……老师,是你怎么知道的?”史元良诧异地道:“难不成是孙落老师和你说的?”“我上次与孙落老师见面时,他还躺在病床上,尚不能说话,你们所学是什么,孙落老师并没有告许我!”“那老师你……”“我有名弟子,他也曾修习了落山拳法,一举一动和你相似,我自然能看出来!”江澈平静地道。“原来如此,那老师可否对学生指点一二。”听到江澈收了一个修炼落山拳法的弟子,史元良脸上并没有开心的表情,依然保持着平静的心态道。他已经失望了太多次了。孙落老师,夏钱老师等好几人也是懂得落山拳法的,也教过不少修炼落山拳法的学生,可是唯独对他措手无策。“既然你敢站出来,那我当然会指点你了!”江澈不以为意,无所谓地道。“那学生这就把落山拳打出给江老师看!”史元良后退一步,拉开空间,直打算出拳。不料江澈摇头笑道:“不必了,既然孙落老师他都看过你拳法,那就说明你的拳法炼得没有问题。”“没问题?”史元良轻声一叹,道:“果然这江老师也帮不了我吗?”好在这次他本来就没抱什么希望,因此也不至于太过伤心。“哼……口口声声说指点,却说人家拳法没问题,你就是这样指点学生的?”严天禄看不过眼,在一旁冷冷地嘲讽道。江澈徐徐地打了个呵欠,懒懒地道:“我还没开始指点,你急什么?”“你……”“难不成,江老师你知道原因?”听江澈言外之意,似乎还有戏,史元良赶紧上前道。“既然我说了要指点你,当然是知道原因才这么说的!”江澈点头。“请老师告知!”史元良听到江澈如此肯定的语气,终究还是按奈不住,显得有些急切。“史元良,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血脉这种东西!”江澈凝视着他,沉然道。史元良不假思索地道:“血脉,当然有听说过。古武有各种灵根,劣根之说,超武亦有常体,血脉之体。可是血脉之体是乃是比较罕见,只有在一些天人世家或者少数宁人身上才会传承出现。”“说的不错,那你知不知道,自己拥有着血脉的传承?”“什么,我……我拥有血脉的传承?”史元良一个踉跄,差点就要栽倒:“这怎么可能?”江澈抿起嘴角,微微一笑道:“若我没错,你应该并非江宁人氏,而是来自宁朝北方一带吧!”“回老师,学生的祖籍却是北方漠河一带,不过几十年前,从祖父那辈开始定居在了江宁。”史元良回忆了一下,照实说了出来。“那就是了,你身上流冰狼狂血,只可惜尚未激活,所以使得你的武学再难寸进!”“不可能,不可能,血脉这种罕见的传承怎么会出现在我身上,老师,你不要开玩笑了!”史元良连连摆手,满满都是不信。“正是谁都以为不会出现在你身上,所以才没人发现你进步不了的原因!”江澈一脸严肃地看着史元良,认真的道:“你若不信,我现在就可以催化出你的血脉,到时你自然明白!”“够了,你别在这里危言耸听,如果真如你所说,我的修炼方法有不对的地方,孙落老师定然会发现!”严天禄脸色虽然有些惨白,可是依然带着骄傲。一直以来,他对孙落老师是绝对的信任。刚来武道公塾的时候,他的拙火拳法一直苦修无果,以至于每次武道考核都无法通过,受到了甲字班其他同学的嘲笑戏弄。那时候,绝望的他几乎已经打算放弃习武。是孙落老师不断地鼓励他坚持,还一直对他悉心指导,才让他慢慢掌握到拙火拳法的要领。到了如今,他的武道修为已经在甲字班排行的前列,能胜过他的也只有班长等寥寥数人。因此江澈单凭几句话,还不能动摇严天禄对孙落老师的信任。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好自为之了!”江澈摆摆手,不再对他多言,而是看向其他学生,淡淡地道:“有谁还需要指点的,旦问无妨!”一时之间,无人上前。等了有一会儿,有个身材矮小的学生站了出来,却被周围的同学拉住。“史元良,你要做什么?”“你该不会想让他指点你武道吧?”“他不会是疯了吧,他只是壬字班的代课老师,甚至连师资考核也没有通过,什么水平你心中没底吗?”眼看众人七嘴八舌的劝说,连江澈都以为那学生要退却了。岂料史元良却是摸着脑袋道,摇头道:“你们也知道我的情况,我停留在武生士级五阶已经快一年了,不止孙落老师无法助我突破到第六阶,问了好几个老师,也找不到原因,这江澈老师新来的,所以我想……”“他能帮你突破到第六阶,那不是天大的笑话吗?”严天禄不屑地道。史元良咬了咬牙:“严天禄,你还可以等孙落老师康复回来帮你指导,可是我已经没办法了,哪怕有万分之一机会我也要试一试。”见他如此的理性坚决,想必其实也没有对江澈抱着多大希望的,所以再没有学生出阻止。史元良大步踏了出来,朝江澈微微施理道:“江澈老师,学生史元良,武生士级五阶……”“行了!”江澈点了点头,出言打断了他:“史元良,你修习的是《落山拳法》,不知可对?”又被他说中了?学生当中一阵骚动。刚才他也是一口就说了严天禄修炼了拙火拳法,一次有可能只是巧合,再来就未必了。“江……老师,是你怎么知道的?”史元良诧异地道:“难不成是孙落老师和你说的?”“我上次与孙落老师见面时,他还躺在病床上,尚不能说话,你们所学是什么,孙落老师并没有告许我!”“那老师你……”“我有名弟子,他也曾修习了落山拳法,一举一动和你相似,我自然能看出来!”江澈平静地道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