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帝大学堂

第二十九章:学生归心

仙帝大学堂 执笔寻梅 3582 2019-08-17 23:21

  没有再理会晕迷过去的中年男子,江澈回过头,目光落在了王松林和范怀阳身上,微微摇了摇:“你们二人如此任意妄为,看来昨日为师对你们还是太仁慈。”仁慈,打得我们苦不堪言,还叫仁慈?这么说来,他还有很多折磨人的手段了?王松林和范林阳脸色惨白至极。他们不是笨蛋,司马候已经是范怀阳和王松林最后的仰仗,连他都不能对付江澈,那只能说江澈的修为在司马候之上。武玄境界之上乃是寻常武道难以企及的武通境界。若江澈当真是武通境界的高手,那么就算江宁城主亲至,也要对他毕恭毕敬。在玄天大陆,能修炼至武通境界的高手是非常稀有的。要说武通境界高手的地位,实则比起一个城主的地位还要高。江宁城偌大个古城,也只有十年前从京城来的罗玄长老一人达到了武通境界。”如果江澈真的是达到了武通境界,那就算他当着全城人的面要把他们手脚打断,江宁城城主也不敢说一个不字。“不怪得他能用秘法打伤全班的学生,却一点伤痕也不留,这种秘法,一般的师者,名师怎么可能会!”“如果再这么与江澈作对下去,他恐怕还会使出其他的手段,比如毒术、蛊术来折磨自己吧!”“一个武通境界的老师,他的见识定然可怕至极!”王松林和范林阳越想越是不对,此时,满满是震惊的他们,再也没有和江澈作对的勇气。两个人扑通一声,心服口服,诚惶诚恐地跪了下来:“老师,学生知错了,学生再也不敢!”这一句话虽然有害怕求饶的意味在其中,却也是由衷之言。正所谓千金易得,良师难求。遇到一个武通境界的老师,那是多少学生梦寐以求的事。范怀阳和王松林虽然顽劣,可是再顽劣的孩子,也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武道大成,成为让人敬畏的武者。以前那几个武道老师,连法宝铜人、法宝金人都打不过,自然得不到范怀阳和王松林的尊重。可眼前的江澈不一样,原本以为这个连师资考核都没过的老师,会是所有老师之中最废的,可以随意欺凌。谁能想到,江澈一而再,再而三地突破了他们的想象。现在他们已经明白,江澈就是一名真正的良师,一名真正的强者。有这样的武者当老师指点武道,也不知是他们多少年修来的福气。“老师,学生心知铸成大错,无论什么惩罚,学生都愿意承担!”范怀阳咬了咬牙,跪上前,一脸坚定地道。江澈昨天以一把教尺抽将他抽得痛不欲生,他到现在还是心惊胆战,可是若得不到江澈谅解,失了一名良师,范怀阳反而宁愿被江澈再用教尺抽上一百下。王松林亦是如此,对着江澈不停地叩拜,敬如神明般。“你们……”江澈凝起眉,这两人的举措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了。如果他们怕自己的话,应该是拼命求饶,让自己放过他们才对。可范怀阳却说出无论什么惩罚,学生都愿意承担这样的话。这不应该啊。他们是真心还是假意呢?便在此时,脑海里传来一道玄妙的声音。“范怀阳,王松林的负面情绪值下降100点。”江澈全身一震,嘴巴微微张开。范怀阳,王松林二人的对自己的负面情绪值下降了?难不成他们是真心认错,真心悔改?估且试试他们。江澈挑起眉,一脸肃然道:“无论什么惩罚,你们都愿意承担,好,那为师将罚你们每人受一百下教尺,以儆效尤。”“谢……谢老师赐……罚!”范怀阳和王松林脸色都青了,颤抖着道。江澈来看大学堂一看,他们二人对自己的负面情绪并没有升高。明明将要被自己重罚,可他们对自己的负面情绪丝毫没有升高,也就是说,他们确实是真心受罚,真心悔过的。看来他这两名学生算是归心了。江澈目中精光闪烁,回过神来,转口道:“一百下教尺,为师暂且先记下,你们二人随我回公塾吧。”话罢,拂手当先走下楼去。范怀阳和王松林愣了愣,随后反应过来,急忙追了上去……回到了武道公塾,江澈让范怀阳和王松林先回壬字班,自已则打听下关于孙落的事。很快江澈就找到了武疗室,此时的脸肿得像猪头一样的孙落躺在了病床上,许长老则陪在他身侧。当看到江澈进门,孙落两只熊猫眼迸射出怨恨的目光,若不是许长老在此,只怕他就要扑上去,拼死杀了江澈。“许长老,为何孙落老师为在壬字班发生这样的意外?”没在意孙落的目光,江澈而对着许长老,诧异地问。这也是江澈一直想不明白的地方。“江老师,你可来了,此时说来话长!”许长老低头一叹,就把代他去上课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。得知孙落先向许长老告自己的状,才会发生后面的乌龙事件,江澈不由觉得好笑。什么是咎由自取,孙落就是活生生的例子!若不是他一直看自己不顺眼,想方设法为难自己,也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。反正听说孙落除了脸被打肿外,身体其他地方受伤似乎不算太严重,既然如此,江澈打算当做什么都不知情,无视了这件事。他这么做,倒不是为了袒护范怀阳和王松林。而是为了使孙落的负面情值稳定增加。方才范怀阳和王松林的负面情绪值下降使江澈忽然意识到,就算他以后不断地寻找顽劣学生,试图引爆他们的负面情绪,可等那些学生归心后,他们负面情绪值依然会变得难以增长,甚至还有下降的可能。为此,他需要像孙落这种人的负面情绪一直保持着增长。眼下的情况,既然孙落知道他是无缘无故代江澈遭的罪,那么,一天没找到那个伤他的人,他的怨气就只能发在江澈身上,对江澈的负面情绪就会不断地高涨。所以江澈最好的作法,就是装作什么都不清楚,什么都不知情。不对,也许还能刺激刺激孙落呢。江澈突然想到了什么,眼中闪过一道狡黠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