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帝大学堂

第三十二章:第三堂课

仙帝大学堂 执笔寻梅 3515 2019-08-17 23:21

  第三堂课,江澈再一次准时的出现在了壬字班堂。今天的壬字班,座无虚席。“你们知道今天为师会如何教你们武道吗?”走到了班堂的中央,江澈依笑眯眯,人畜无害一般地道。看着他的招牌笑脸,所有弟子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。实在太熟悉了。两次被他抽打之前,这个姓江的代课老师都是这副模样。这次应该不会了吧。昨天和前天,这位代课老师已经与他们交过两次手,应该足以让老师了解他们各自的水平,接下来代课老师理应是指出他们武道方向的不足,告诉他们以后的修炼方向才对。可是,看到江澈的笑容,这群学子瞬间没有一点底气。江澈上前一步,所有学子都忍不住退后一步,差点就抱成一团。“怕也没用,今天依然是和昨天一样,你们轮流来和为师交手!”江澈目光一扫在场的几十号学子,平静地笑着。“搞什么啊,又交手,不应该呀!”“已经被他打两次了,还没能让他了解清楚我们的水平吗?”“这老师该不会是有暴力倾向,专门以抽打学生为乐吧!”学生们几乎郁闷得要给江澈跪下来了。“范怀阳,王松林,你们昨天缺席课程,老师说过必会严惩,那就从你们先开始吧!”江澈抽了伶师尺,两只眼睛直视着范怀阳和王松林。“是,老师。”范怀阳抖索了一下,可还是大步地站了出来,王松林则紧随其后。“老师,请指教!”双手行礼,范怀阳紧绷着身体,弯弯弯了弯腰,咬牙道。他这一举动,让壬字班的其他学生大跌眼镜,私下顿时议论纷纷。范怀阳他这是怎么了,转性子了?什么时候见过他朝老师行过礼的?他……他是吃错药了吗?江澈没有表现得过多吃惊,点了点:“为师先说明,因为你们二人犯错在前,所以为师不会对你们二人点到为止的,你们两人可要尽力出招!”“是,老师,学生明白!”范怀阳脸色一白,却还是恭恭敬敬地点了一下头。“出手吧!”“啪――啪――啪――”江澈如他自己所言,出手毫不留情,在极短的时候找出了范怀阳的十处破绽,每一尺都打在了范怀阳的要害之上。同时在伶师尺的催化之下,这十处的要害痛得范怀阳全身冒汗,筋骨皮肉如被抽剥挖离身体一般,连站都难以站起来,只能瘫倒在了地上,两眼凝泪,无助地痛哭。前两天江澈出手果断,对每一名学生,只是将伶师尺打在他们一两处弱点上,已经让他们欲不痛生。而今天为了惩罚范怀阳,一下了连打了他十处弱点。直把他打得当场痛哭,落泪不止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王松林也是逃不过这样的惩罚,被江澈打得倒在班堂的角落,撕心裂肺地哭爹喊娘,。“好了,现在你们当中,谁来第一个?”江澈惩罚完范怀阳和王松林,没说什么安慰的话,而是把目光落在了学生堆里。这个时候,看到范怀阳和王松林的惨样,几乎所有学生都纷纷往后退去。今天,大多数人都以为到了指点弟子武学缺陷的时候,基本以为今天不会再挨打了,谁能想到江澈还是打算用教尺毫不留情地抽打他们。本来就已经够受伤的了,躲都来不及才是,白痴才会主动站出来啊。就来江澈以为不会有人站出来,打算自己挑人时。一个大约十三、四岁的少年缓缓踏出了一步。这少年长相平凡,眼小鼻低,身体也不算壮实,放在人群中根本就不会有人注意。“你是苏七?”江澈瞅了一眼这少年,他对这个少年有印象,第一次狠揍他的时候,苏七的最大的弱点是其下盘不稳,但第二次与他交手时,苏七下盘的弱点被其巧妙的掩盖,虽然这样反而暴露出他其他弱点,可是也因此让江澈有了不浅的印象。“老师认识我?”少年两眼一瞪,搔了搔头,他想不到江澈从来没有点过名,却知道他的名字。“你是我学生,若是不了解你,我有什么资格教你!”江澈没有直接回答他这个问题,而是摆了摆手道:“为什么第一个站出来!”“反正老师无论如何也是要揍我们的,既然躲不掉,也许主动站出来,老师下手会轻一点!”苏七有些结巴地说道:“而且学生有个大胆的猜想,不知对不对,也想证实一下。”“哦,你倒是有点小聪明,可惜是自作聪明!”江澈笑眯眯地看着苏七:“老师是一视同仁,第一个站出来,老师并不会对你手下留情!”苏七脸色微微一变,退没有退缩。竟然已经站了出来,他知道退也是没用的。颤抖地抿着唇,苏七握紧了拳头道:“老师,请!”“啪……”江澈扬起了伶师尺,一尺狠狠地抽苏七的右腰上,直把苏七打得撞在了人群堆中。“果然……”苏七被抽得疼痛难忍,右腰上的肋骨宛如碎掉了一般,换作别人,早就躺在地上不动了,可是他又咬紧了牙关,再次爬了起来,面对着江澈。“老师,学生请你再赐一尺!”“竟然主动叫为师抽你,这么犯贱的要求,为师没理由拒绝!”江澈笑眯眯地看着他,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什么。“啪!”一尺狠狠地抽在苏七的身上,这一次江澈打的是他的左腰。以前,江澈只要把人抽倒在地,就不会再继续抽打。但是今天,苏七好像一头牛般倔强,“好了,就这么决定,我现在就去请示许长老,孙落老师你好好养伤,你放心,我会每天向你汇报学生情况的。”江澈一脸正经地向孙落保证,然后转身告辞。“你……你教坏我学生,还要每天向我汇报情况,你是打算每天都来刺激我一下是吗?”孙落不停地摇头,可江澈哪里管他,径直地走出了武疗室。看着江澈渐渐离去的背影,孙落眼角不由划落出一滴眼泪。“不带这样子的,你这是在欺负人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