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帝大学堂

第四十三章:严天禄求救

仙帝大学堂 执笔寻梅 3706 2019-08-17 23:21

  女同学简直就是惊呆了,这代课老师简直太神奇了有没有。自己连起手式还没施展给他看,代课老师就把自己飞雪掌不足之处指点了出来,这能力,这见识,这教学水平没谁了吧。以前她找孙落老师指点,孙落老师常常要思索良久,有时候,甚至三两天后才能解答自己的疑问。相比之下,江老师厉害得快多了吧!相比之下,江老师的指导简直就是神速!且别说孙落老师不如他,依女同学看,全公塾的老师都不如他啊!这是要疯了。她还从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老师好不!甲字班的学生不是瞎子,看到江澈轻轻松松就解决了女同学的难题,一时间就像炸开一样,争先恐后地冲向了江澈。“老师老师,请……请指点我。”“老师,请帮我看下我是不是有血脉传承,我这几天总感觉有什么神兽在召唤着我!”“你……就是你,别老师前老师后的,我先来的,你别插队……”“你刚才明明是我先排前面的。”“你胡说什么,我昨晚就排队了好不?”“你排个鬼队,刚才还听到你在吐槽江老师……”……“林悬堂,你之前与人切磋的时候,内息紊乱,尚还没有调息过来,所以修炼才会进展不顺!”“张天青,你体质轻柔,却修炼那么霸道的拳法,就算修炼个十年八年,也及不上人家修炼一年啊,趁早换一种拳法吧!”“段山,你起手式都错了,还练什么练!”“什么,你是按照武典一招一式比划的,那你一定看的是盗版的武典,趁早换本吧!”……江澈来者不拒,大半个甲字班的学生,经过他指点后,都感觉如醍醐灌顶一般。以前不明白的地方,或者根本想不到的地方,江澈三两句话帮他们弄明白。得到江澈指点的学生,个个都惊得说不出话来。要知道,如果换成其他老师,没有十天半个月,根本不可能将几乎整个甲字班的学生指导个遍。看着一个个同学都心满意足地接受完江澈的指导,退回去修炼。严天禄一人呆呆地站在一边,脸色黑得就像被烟熏过一样。“这……”他只觉得脑子发晕,怎么都不敢相信。虽然他只是一个学生,但是也知道指点一个学生武道是何等困难的事。眼前这家伙,却……几个呼吸就完成了。有时,他甚至不用学生施展身手,凭着其一举一动,都可以知道学生的不足。就算是名师,也做不到吧。这家伙,到底是什么来历啊?严天禄越是想着江澈的事,对孙落老师的信心越是动摇,回想到刚才江澈对他说的话,他浑身剧颤,心中不由生出一丝害怕之意。“好了,今天的课就到此结束!”眼看时间差不多,江澈告之甲字班的学生,大手一挥,转过身准备离开。“江……江老师。”见江澈要走,严天禄面色剧变,咬了咬牙,急忙向前。“怎么了,严天禄同学?”江澈平静地看着他,慢条斯理地道。“我……我……”严天禄好像变得有些结巴,好一会都吐不出话来。“身为男儿,说话吞吞吐吐的,要没什么事,找个角落自己练武去。”江澈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道。“继续练武?”严天禄顿时傻了眼。“老师,你不是说,如果我继续练下去,三个月后,我的手臂力量会衰退,一年后脏腑被拙火之气捣毁,到时就算侥幸不死,人也废了?”江澈点了点头:“是啊,我确实是这样说的,亏你还记得!”“刚两个时辰以前的事,我怎么会记不得啊!”严天禄郁闷地问:“那……那你还叫我练下去?”“嗯,你不是不相信我所说吗?我才当老师不久。如果总是指导什么,学生都照办,那说出来人家也不相信。这么想来,现在我正好缺一个反面教材,既然你愿意不听我指导,选择当那个反面教材,那我为什么不成全你?”江澈摸了摸脑头,嘴角上扬,坏坏一笑。“噗!”“拿我当反面教材!”“这老师怎么这么损啊!”严天禄差点没哭出来。这时,其他同学的目光齐刷刷地集中了过来,看着江澈,不由感叹,江澈老师实在是太风趣了啊!这一刻,严天禄想到自己的将来一片漆黑,又想到了同学的未来一片平坦光明。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这一对比,再一联想,他再也没有刚才的骄傲,膝盖一软也跪倒在地。“老师救我……”如果说刚才还觉得骄傲,此刻,已经彻底明白过来,眼前这个老师,绝对是高人,高人中的高人!因为,他说的一切都和自己完全契合,可笑的是,自己还一抗拒,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。如此高人如果就这样被他走掉,那等到自己废掉的那一天,不知道要怎么后悔。“哦?你让我救你?”江澈不慌不忙地问。“是……学生知错了,学生不该不相信老师,救老师一定要救救学生的性命啊!”严天禄连连朝江澈磕了几个头。“行了,只要诚心向我求学,我自然不会藏私!”江澈点了点头,肃然道:“救你的方法是有,不过后果未必是你愿意承受的。”“老师请讲,就算再苦再累,学生也愿意承受!”严天禄急忙道。“你话可不要说得太满!”江澈摆了摆手,微微沉吟,摇头道:“我所说的方法,是要替你散功!”“散功!”严天禄全身打了一个剧颤,张大了嘴,瞬间就呆住了。“不错,要救你一命,唯有将你以前修炼的拙火拳功完完全全的散掉,这样侵入你体内的火毒才会消散。”江澈囧囧有神地看着他,肯定地点了一下头。作为一个武者,要是被散功,那就意味着以前修炼的全部都白费,严天禄听到这两个字,心都要碎了。“散与不散,你自己斟酌啊!”江澈微微拂袖,作势就要离开。“我散,我散!”见江澈又要走,严天禄猛地咬了咬牙,恨下心来道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